網誌文章搜尋建議

給多發性硬化症MS病友和親友的建議:
如要搜尋站內相關文章可多利用
"搜尋此網誌的文章內容"的功能,這樣就可以快速的找到你想要得資訊而不需要從第一篇開始看了.
有關CCSVI(靜脈血管窄化及手術的資訊)可在相關連結以及相關MS blog內

推薦頻道:Gimmy a break

2016年9月13日 星期二

能從手術中順利成功,心中就雀躍萬分。

人生路漫長,多少會遇到大大小小的手術。
有的是醫美手術。
有的是骨骼手術。
有的是器官手術。
越是接近神經系統(腦脊髓)的手術,相對的風險越高。

手術前最好ㄧ定要和醫師確定很多事情,最好自己也要清楚7 8 成。

然後就必須交給醫師了。成敗與否都決定在執刀者身上。

從診斷到了解再到決定這一連串的過程都是糾結掙扎且甚至矛盾的。


最終在進手術室的那一刻你只能【放手Let it go】。

結果成敗只能交給醫師或上天去決定這一切。有時候結果真的是未知且渾沌不明。

我在北部的時候,有一位很麻吉的病友,最近他也剛經歷了一個人生中莫大的手術。

結果是成功的,我非常的開心。祝福他的人生再度變成彩色的。

希望每位朋友都能夠開心的過每一天。
Share/Bookmark

2016年8月31日 星期三

你也有MS擁抱或MS死亡之抱嗎? MS Hug? MS Grip Of Death?

對於許多MS人而言,擁抱能夠催生腦內多巴胺,讓人有愉快的感覺,也是一種療癒方式。
但是多發性硬化症中有一個症狀是:【MS Hug】有人說擁抱太浪漫,描述為【MS Grip Of Death】死亡之抱。

具體的臨床感覺描述如下:

莫名的胃痛 
胸悶 
吸不到氣
感覺或胸部有帶狀的壓迫痛感
會有肚子或胸部壓迫感覺. 
也有灼熱感,刺痛感,
或胸腹被環繞抱住的緊繃感.

我認識的病友中,就有一位是已經壓迫到呼吸困難的情形,甚至影響睡眠,這樣的狀況非常的棘手。因為神經不自主命令肌肉收縮所造成. 所以一但影響到腹部,則腹部肌肉和肋間肌收縮僵硬也會,就形成了MS擁抱。像一個緊箍咒,只是抱在你胸,或腹部。
也因為是神經性的問題,是一種非器質性(器官組織檢察看來沒問題)的病變。

美國國家多發性硬化協會定義: 它是種感覺異常
The National Multiple Sclerosis Society (NMSS) describes this dysesthesia (not normal sensation) as a feeling of constriction around the abdomen or chest. The “huggee” may feel burning, aching, or girdling — not the good feelings associated with a real hug! The MS hug is likely caused by a combination of nerve pain and muscle constriction. Abdominal muscles and the tiny muscles between the ribs may contract and stiffen.

什麼會觸發MS HUG這樣的感覺呢?
熱天氣壓力,和疲累勞累
Heat, stress, and fatigue


這時候你需要
  • 多休息more rest
  • 降溫 Cool off
  • 不要讓自己的體溫再升高to treat a fever that’s increasing your body temperature
  • 排除壓力 Find ways to de-stress
  • 靜坐靜心和深呼吸 Meditation and deep breathing.
  • 不要擔心,停止焦慮 Stop worrying!
藥物治療: 
對神經疼痛部分:
Gabapentin(NEURONTIN鎮頑顛), 
amitriptyline(抗鬱劑) 
ultracet(及通安)
nortriptyline
diazepam

對僵硬痙攣:
Baclofen(BEFON倍鬆錠),
 tizanidine(SIRDALUD鬆得樂), 
valium

物理治療: 牽引拉筋,伸展,充足睡眠,瑜珈,針灸,按摩,

其他建議:穿著寬鬆衣服,多按摩,降溫。

更多參考閱讀:
https://multiplesclerosisnewstoday.com/blog/2016/08/23/ms-hugs-me-hugs-me-not/

http://www.healthline.com/health/multiple-sclerosis/ms-hug#MSHug2

https://multiplesclerosis.net/living-with-ms/everybody-love-a-hug-but-not-ms-hugs-what-are-they/

http://www.diagnosisms.com/2011/04/29/what-is-the-ms-hug/

在讀完以上的資料和文獻後,總結發現:
原來我過去BLOG中一直在倡導的放鬆,靜心,按摩,睡眠,伸展,瑜珈 都是可以讓我們症狀好一點的療癒方式,那大家還不趕快去做?!

感謝病友Mary 的EB貼文讓我注意到這部分,而後閱讀更多資料來整理給需要的大家。
大家可以按下本文的標籤去閱讀過去相關BLOG的文章喔。
Share/Bookmark

2016年8月15日 星期一

療癒的另一章:攜伴去旅行

雖然生病,透過旅行和歡樂的影片,也可以療癒自己

罹病的日子中,看到很多前輩們,披荊斬棘的開拓行無礙的道路,目的只不過希望能夠再踏入社會,不希望孤獨的被孤立。每次看到食尚玩家的浩角翔起,受到那種不做作,完全表現自己,幽默風趣的氣氛感染,心情都會很愉快。我不僅想:【為什麼行動不便者或身障者就一定是苦情的?他們也可以很歡樂啊。】

因為一個罕見疾病的降臨,讓我真正了解到每個人都一定會經歷的過程就是生老病殘死,這讓我的人生快轉到了死亡的門前,也看見許多社會環境的障礙,更能夠體會到老年人在生活上的不便。去年就是台灣邁入高齡時代的轉折點。20年後,每3~4個人當中就有一位是身障者或是高齡者,友善無礙環境刻不容緩。


當自己因為疾病成為身障者或者逐漸變老後,會因環境的不友善而不想出門,但是人無法離群索居,人的內心都有一種想和外界接觸的渴望,一種不想孤單的渴望,一種還有夢想要完成的渴望。過去待在家的那段時間,我看到食尚玩家,心情都會很愉快,我不禁想:為什麼行動不便者或身障者就一定是悲情的?他們也可以很歡樂啊。因此我向沒有借東西,催生了【無礙玩家】的購想。...然後就開始了我的夢想之路。

去年底我開始參與社會企業競賽,謝謝大家那時候的幫忙,也讓我能夠從248隊中晉級到前20名。但是那一次並沒有獲得任何的獎金。我不斷的參加競賽,也不斷的失敗,偶有小成果,但是我還是不氣餒。


有時候我會問自己:無礙玩家的夢會不會做得太大了一點?經過了一年半的多項競賽之後,自己也覺得有點累。但通往夢想的道路如果都是平坦的,那夢想就不會太甜美。但夢想要成真,若要先經過地獄般的天堂路呢?憑藉自己一人單薄的力量,很難達到。我在罕病寫作班新的雜誌【今生的相遇】書上寫下自己的夢想。也更提醒自己出版之後,要去做的事。

其中之一就是和寫作班的同學詩彧一同去旅行。

詩彧說她有個憧景,希望可以到台灣各地走走, 而同時也看到「坐輪椅也要旅行」書藉,內容讓我們有所想法,趁著我們身體還能動,,開始學習拍攝微影片,就由罕病病人自己來紀錄這次環島的過程和時光希望用歡樂的媒體作為媒介,讓大眾更能夠快速的了解友善無障礙環境的重要性和不可忽略性。讓行動不便身障者參與社會,找回存在的價值。開始彼此互助實現罕病人也可以出門行無礙的小小夢想。我們準備了近9個月,終於正式出爐。

從計劃發想到現在,也都是兩個罕病人一同做出來的。文案看起來並不怎麼專業,但是這是我們自己做的。

罕病朋友攜手無礙行https://www.flyingv.cc/projects/13986
募資時程:到2016-09-22 23:59

希望大家給予我們支持,讓我們有力量可以繼續完成它。
請轉發給更多人知道,希望能夠提前達陣!
也請大家道連結網址或粉絲頁上給予鼓勵,打氣和建議。

只要一杯星巴克拿鐵,就可以贊助我們,甚至圓更多人的夢想。




Share/Bookmark

2016年8月8日 星期一

因為病症所引發的心理問題和人際問題

當罹患疾病或者是因此而導致身體某方面失能,隨之而來的就是因為病症所引發的心理問題和人際問題。

有些是病友們可能會遇到的情形,包含:

1.人際問題:身邊的人(兄弟姐妹,親朋好友)無法接受

    因為身邊的人無法接受生命或失能的事實,所以一再否認,或者像個鴕鳥一樣的鑽入沙地中,一在的無視或漠視。
當事人都已經接受,反而是身邊人無法接受。
這樣子就可能會出現了關係緊張,或甚至崩解的情形。
例如:
當事人很疲累,無法做事,自理生活。
身邊的人:【裝病!我無法照顧你,請你自己顧好你自己!或其他冷言冷語】

2. 心理問題:前述的人際問題會引發當事人的心理問題

   這時候當是人會問自己:【為什麼最親近的家人或朋友會用這樣的態度對自己?】而身邊的支持力量一旦消失,那就會讓自己產生更多的孤獨感,寂寞感,甚至是疏離感。

這時候因果論會出現,可能是前世因緣不好,這世來還。信者也無妨,就是安然自在去修行。也是一種自己對自己設下的功課作業。

如果不信或無法接受,那可採以下科學說法:
【人的出生本來就是機率,就像我們無法選擇膚色,人種,或國家,父母,是一樣的道理。】
   就像擲骰子一樣,骰盅一固定,點數就已經決定,我們無法選擇我們的 "生",但是我們可以選擇如何去過好我們接下來的生活。只要努力的找資源找方法,找支持的力量,你的心裡可以活得好好的。

    過程中,你或許會怨懟,可能會憤恨,悲傷,但是無論如何,這些都無法扭轉現實的情形。如果抱怨,憤恨,悲傷可以扭轉這一切,那我相信所有的問題和病痛都可以用這些方式來解決。並不行啊!

   我們不能改變身邊的人,除非他們願意自己改變,所以不用太在意它人。找尋屬於自己的歸屬感,存在感。如果找不到,那我們就要自己創造,過程可能很艱苦,很困難,但是那是屬於你自己的。

與大家分享。
Share/Bookmark

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

多發性硬化症 - 血管問題相關性

目前有新證據顯示MS和之前靜脈血管士的確有相關的。


7T MRI顯示MS血管連接
高功率MRI使我們能夠看到MS血管連接。最近發表的研究中使用7T核磁共振成像來的MS患者和那些視神經脊髓炎(NMO)病變進行比較。鏈接

21 MS患者和21例NMO進行了成像。有兩組之間的一個重要區別。只有患者MS表明其中含有一個中央靜脈的“鐵載貨病變”的跡象。與NMO的人都沒有表現出這一點。

NMO是一個真正的自體免疫疾病,其中免疫細胞攻擊視神經和脊椎。相反到MS,NMO具有已知的抗原,稱為水通道蛋白4在NMO,免疫細胞攻擊該抗原並引起脫髓鞘。然而,從未有過發現了一個MS特異性抗原。事實上,MS病灶從NMO病灶很不同,因為高功率MRI是顯示我們,MS病灶裡面,有哪些是允許的血液製品,如鐵,進入腦組織中的中央靜脈。

這是研究人員如何描述的區別:
For those of us who know our history, we remember that Rindfleisch saw the EXACT SAME THING through his microscope in 1863.

從NMO病變區分MS。
從與MS表明由鄰近於側腦室的下角的不明確的中央微靜脈穿過一個高信號病變(黑色箭頭)的代表患者軸向T2加權圖像。病變出現相應的T1加權MPRAGE圖像上低信號。病變顯示一個低信號外週緣和一個異 - 到低信號中央纖芯由GRE-T2 *定義良好的微靜脈 - 加權圖像遍歷。這種病變是QSM高信號。在GRE-T2 *病灶加權像高信號,並在QSM內低信號強度顯示鐵的積累(上排)。從具有代表性的NMO病變的軸向T2加權圖像揭示了2輪高信號病變(白色箭頭)在皮層下WM區域。病變出現在T1加權高信號,並在GRE-T2 *加權圖像低信號。然而,這些病變等信號,因此關於QSM(下排)不明顯。比例尺為每十億份的單位QSM圖像。

看的圖像,我們可以看到指向該MS和NMO病變的箭頭。所有(頂部為MS和底部NMO)圖像是腦組織的相同區域的。它是在GRE-T2圖像,其清楚地顯示在MS的病灶具有一個非常小的,但明確的靜脈(小靜脈)通過中心去。該NMO病灶沒有。該QSM圖像顯示,圍繞這一思路,在MS患者,有鐵。研究人員不說,這是從血液滲入組織。但是,這是非常明顯的推斷。血,或血紅素,含有鐵。微出血進入腦組織已經被記錄在MS。鏈接在這裡,再一次,我們有更多的證據。
對於我們這些誰知道我們的歷史,我們記得Rindfleisch看到他通過顯微鏡同樣的事情在1863年。

如果仔細看的白質剛修改的部分...一已經感覺到用肉眼在每一個人的焦點中間的紅點或線,。與充血的小血管腔...所有這使我們要搜索的疾病在各個容器和其後果的改變的主要原因;病灶內運行的所有容器,而且那些遍歷立即周圍,但仍然完好實質是在慢性炎症的狀態特性。
Rindfleisch E. - “Histologisches詳細祖德grauen變性馮GEHIRN UND ruckenmark”。病理解剖學和生理學的檔案。 1863年; 26:474-483。
鏈接

CW亞當斯對受損的腦靜脈和鐵的血液在大腦MS於1988年出版的沉積。
然而,即使在所有的歷史證據,當贊博尼博士在2008年靜脈疾病,鐵沉積之間和MS病灶在他的“大創意”的文件的鏈接進入組織,炎症公佈---他響亮地忽略(或更糟的是,通過MS研究人員嘲笑)。以下是本研究的歷史進入中央靜脈標誌,鐵沉積和MS lesions--鏈接

再一次,我們看到的血管連接,清晰,高倍MRI圖像的證據。鐵沉積進入腦組織,造成炎症病變,都圍繞著一個小的,中央靜脈。

----------------------------------------

或者是說鐵機存在血管壁上造成狹窄, 甚至鐵穿透血腦屏障BBB進入神經組織 造成發炎反應。

Share/Bookmark

改善痙攣狀態

經皮神經電刺激(TENS)可能是用於治療痙攣狀態,多發性硬化症

(MS)較常見的症狀之一的選項,根據研究人員從大學的卡斯蒂利亞拉曼

恰,托萊多,和醫院國立Parapléjicos進行了文獻綜述托萊多,無論是在西

班牙。

這項研究“經皮神經電刺激痙攣的系統評價”發表在西班牙科學雜誌

Neurologia。

雖然很難評估和比較中,因為在使用時,與在參數和變量的差異沿類型的

刺激的大變異的不同研究中獲得的結果,TENS仍可能是減少多發性硬化

由於在痙攣和疼痛的有效選項其成本低,易於使用,並沒有不利的副作

用,根據各評價。

用適當的控制的直接的實驗研究可能需要客觀地確定的TENS在多發性硬

化症的有效性。此外,這將是必要的,以優化以獲得最佳的效果要使用的

參數。



由博士戈麥斯 - 索里亞諾,物理療法調查組主任,帶領球隊兩個獨立的研

究人員搜查三家知名數據庫(考研,科克倫,和佩德羅)的隨機臨床試

驗,2015年5月公佈之前,該處理的影響在痙攣TENS。

雖然被發現96的研究中,研究人員只能夠分析他們的10,因為其他85並不

符合球隊設定的入選標準。選擇的10篇文章包括來自207名患者誰了腦血

管意外的數據 - 84人有多發性硬化症和39脊髓病變。

的研究表明,TENS可能是有效的,在所有這些情況下減少痙攣。

“在我們的研究結果來看,我們建議TENS作為一種治療痙攣”的作者,霍爾

迪塞拉諾 - 穆尼奧斯,胡安AVENDAÑO靦腆,胡里奧·戈麥斯 - 索里亞諾和

E.費爾南德斯 - 特諾里奧,寫道。

TENS是一種治療方法,旨在通過提供低電壓電流的身體,以減輕疼痛。

它可用於治療突發(急性)疼痛,諸如經歷勞動婦女,或長效可通過神經

系統疾病,如多發性硬化引起的慢性疼痛。

數十傳遞的電信號沿著神經通路旅行,導致一些人經歷了痛苦少。以前的

研究已經表明,TENS也可能與多發性硬化症痙攣幫助。


附上原文出處:

https://multiplesclerosisnewstoday.com/2016/08/03/transcutaneous-electrical-nerve-stimulation-for-spasticity-a-systematic-review/


Share/Bookmark

2016年5月1日 星期日

啥?經絡也可以協助排除負面情緒和壓力?!

在面對許多疾病中,中醫的經絡可為是流傳已久的前人智慧,其博大精深可超越西方的醫學。

乍看之下這個標題似乎很神奇,其實一點都沒錯。當我們身體不順,不舒服,有疼痛的時候,心情總會受到影響。
所以說穿了就是藉由疏通身體的經絡和氣血讓身體的舒服感提升,身體舒服了,自然心情就愉快了。來看看這12條經絡吧。


在《黃帝內經》中,
十二經絡各主一類情緒,認為負面情緒產生的原因

是經絡中能量堵塞的原因,如果疏通了經絡,負面情緒就會自然地消失。

十二經絡所主情緒對號入住,看看自己的是什麼類型的情緒,
查一 下自己的哪個經絡被堵塞了。
最下面是實操方法,下面途途給大家推薦
一個疏通經絡的實操方法,即按壓四個穴位。


十二經絡所主負面情緒

每個臟器都主一種自然的正向能量,如果外界環境
打破了身心平衡,就會產生相對應的負面情緒。
負面情緒過多,就會堵塞本臟器的經絡。


通過疏通這些堵塞的經絡,就可以消除由於不良情緒對人體產生的垃圾,進而改善或消除不良情緒。

✿✿膽:負面情緒主焦慮
膽:正向能量是主中正、決斷;負面情緒主焦慮。
膽的功能強健,決斷力強,中正無私;若膽經淤堵,就會出現焦慮不安,優柔寡斷,左右搖擺。


✿✿肝:負面情緒主憤怒、指責
肝:肝的正向能量是主計謀、謀慮。
負面情緒主憤怒、指責。

肝經淤堵的人,容易憤怒,好攻擊指責。
疏通肝經,可以降肝火、平和情緒。

✿✿肺:負面情緒主悲傷
肺:正向能量是主一身之氣。
負面情緒主悲傷。

肺經淤堵的人容易悲傷。疏通此經絡,可以減低悲傷情緒,找回正向能量。

✿✿大腸經:負面情緒主懊悔、煩惱
大腸經:正向能量主傳導、排毒、存汙。
負面情緒主懊惱(懊悔、煩惱)。

大腸不通容易煩惱、無名火;
大腸瀉下容易對過去的事情懊悔不已。
疏通大腸經、改善大腸功能,可以消除這類負面情緒。


✿✿胃:負面情緒主急躁
胃:正向能量主接納、豁達。負面情緒主急躁。

胃經淤堵的人做事容易著急,
容易躁動,語言、行為均容易急躁。
容易面部痤瘡、粉刺、或身體容易出現癰膿。
疏通胃經,可以緩和急躁的情緒,排出體內的毒素。


✿✿脾:負面情緒主抱怨、委屈
脾:正向能量主思考、思維。負面情緒主抱怨、委屈。

五行當中,脾主土,屬於大地坤土之性,能承載一切的好與壞。
若脾的功能正常,可以接納一切寒熱溫良、酸苦甘辛。
若脾的經絡淤堵,就會對它的無私接納產生抱怨、委屈。


✿✿心:負面情緒主怨恨、仇恨
心:正向能量主歡喜、喜歡。負面情緒主怨恨、仇恨。

怨恨比抱怨更強烈,,有恨之入骨的勢頭,恨是由內心的最深處升起來的。
生恨日久,耗傷心氣、心血,導致心經淤堵。
心腦血管問題及爆死,多來源於心經淤堵。

✿✿小腸:負面情緒主哀湣
小腸:正向能量主悲憫、憐憫。負面情緒主哀湣。

憐憫之心人皆該有,若憐憫過度及成哀湣。
哀湣過度及成哀傷。
容易出現消化道潰瘍的人多數憐憫心過重。
哀湣過度及容易產生潰瘍,容易堵塞小腸經。
疏通小腸經,糾正偏頗,可以平和的對待一切哀傷之事。


✿✿腎:負面情緒主恐懼
腎:正向能量主智慧;
負面情緒主恐懼。

腎精充沛,智慧、勇敢。若腎精虧損、腎經淤堵,就容易生不出智慧,遇事恐懼、恐慌、害怕、驚恐。
孩子經常看恐怖電影,玩一些血腥的電子遊戲,均容易損耗腎精,影響智慧。


✿✿心包:負面情緒主壓抑

心包:正向能量主歡樂,愉快。負面情緒主壓抑。
心包經為臣使之官,喜樂出焉,是幫助君主(心)傳達快樂心情的,若心包經堵塞,心的快樂的信號就無法傳達出來。

有些人沒有快樂細胞,或別人一說笑,他就煩,或自己內心高興卻不能從面部表達出來,都有可能是心包經淤堵。


因此經常疏通心包經是可以有效排解壓抑,提高快樂指數。

✿✿三焦:負面情緒主緊張

三焦:正向能量主輕鬆、心樂;負面情緒主緊張。
若三焦功能不夠協調就會生出緊張的情緒。
學生考試前的緊張、員工面試前的緊張等都有可能是三焦功能不相協調所致。
通過疏通三焦經,協調三焦的功能,可以有效緩解緊張情緒。



✿✿疏通經絡的四個重要穴位

人體百分之八十的疾病都來源於負面情緒,它以一種負能量的形式,變成有形之物,堵塞我們的經絡。

如果疏通了經絡,那麼堵塞的能量就會重新流動,此時負面
情緒就會自然的消失。如何疏通經絡呢?

這裏推薦給大家經絡上重要的四個穴位,供大家實操。




✿✿1. 按揉心包經可以緩解 ”心累“
心包經是沿著人體手臂前緣的正中線走的一條經脈,
起於胸中,出屬心包絡,下膈,一直走到中指。
左右手臂各有一條。

可以沿著心包經的穴位逐個揉按,每個穴位以痛為標準,
凡是按到痛的點就要多按幾下,最好按到讓它感覺不痛了,
按壓的力度不需要太重,按壓時多停留幾秒鐘。
平均每個穴位按摩2~3分鐘。

如果覺得找穴位太麻煩,也可以直接拍打心包經,
即沿著經絡一點一點地拍打過去。
拍打心包經,對疏通氣機非常有作用。


14573243815715

✿✿2. 捋捋膻中穴可寧心解悶
膻中穴(兩乳之間)有寧心神,開胸除悶等作用。
按摩時用大拇指指腹稍用力揉壓穴位,
每次揉壓約五秒,休息三秒。

生氣時可以往下捋一百下左右,可以達到順氣的作用。


14573243817210

✿✿3. 輕叩風池穴可緩解緊張
風池穴位於後頸部,在胸鎖乳突肌
與斜方肌上端之間的凹陷中。
叩壓這個穴位能起明目醒腦的作用。
只要感覺疲勞、緊張或者焦慮時可隨時輕叩。
力度以感到稍微有痛感就行。


14573243828599

✿✿4. 指壓合穀穴可治療頭痛失眠
一隻手的拇指第一個關節橫紋正對另一手的虎口邊,
拇指屈曲按下,指尖所指處就是合谷穴。
合谷穴屬於手陽明大腸經的穴位,按摩此穴對於
神經性頭痛、失眠和神經衰弱有一定的治療作用。


✿✿5. 艾葉加醋泡腳可以緩解焦慮
足底集結著五大臟腑的經絡,用艾葉加
上醋泡腳可以溫通氣血,解鬱疏肝。

焦慮抑鬱往往是肝氣不疏、氣滯血凝所致,
而腳底經絡集結,艾葉的溫通和醋的活血作用,
可以使氣血暢通,經絡通暢,從而達到疏肝理氣
、活血解淤的功效。

每次可用溫水泡20分鐘,再做做足底按摩,
特別是多按按太沖穴,即足背側當第1蹠骨
間隙的後方凹陷處。


中醫云:痛不通,通則不痛。道理很簡單,但是要時常疏通經絡需要衡新,耐心和毅力。

大家繼續加油。
Share/Bookmark

2016年3月28日 星期一

總結:壓力如何讓我們生病

TED上有一擇影片,內容已經說明長期處於壓力之下是如何形成疾病的。

裡面的重點如下:

1. 嚐其分泌壓力荷爾蒙會產生:高血壓,血管內壁細胞無法正常運作,而引發膽固醇累積,動脈硬化-->心臟病,中風
2. 當大腦感到壓力的時候會產生:腸躁症,胃灼熱,腸裡面的細菌改變,降低免疫力,容易感染。
3.壓力會造成:疲倦,注意力不集中,煩躁不安

所以如何應對壓力是現代人的顯學!

好好靜心放鬆吧!




Share/Bookmark

2016年3月7日 星期一

有沒有可能和壓力成為好朋友呢?

壓力既然是中樞神經發炎的元凶,那有沒有可能和壓力成為好朋友呢?

壓力,讓你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跟額頭開始冒汗。上一篇文章說壓力有害於身體健康。但是新的研究調查卻指出,只有當你相信壓力是有害的時候,它才會真正有害於你的健­康。
來看看心理學家Kelly McGonigal的研究:

讓壓力成為你的朋友,視壓力為正面助力:­去接觸身旁的人,關懷他們。

在過去的十年教學生涯中,身為健康心理學家的Kelly教導大家,壓力是自制力的大敵,是影響我們健康的壞東西,最好盡可能讓自己減壓、放鬆。
       

      但在她最新的TED演講中,她承認自己錯了! 原來,只有你把壓力看做是壞東西的時候,壓力才會對你有害若是你能把壓力以平常心看待,並且把你身體因應壓力的變化當作是身體在幫助你接受挑戰。則壓力不但不會影響你的心血管功能,還能激發你尋求外在的社交支持並解決問題。

方法一:重點不是壓力,而是你怎麼面對看待壓力!

有份研究報告花了八年的時間,追蹤美國的三萬名成年人,調查受訪者「過去一年裡你承受了多少的壓力?」 以及 「你是否相信壓力對你的健康是有害的?」 之後他們利用死亡記錄查出哪些人掛了。結果,過去一年裡承受相當大壓力的人,死亡的風險增加了43%,但這只適用於那些相信壓力是有害於健康的人如果承受巨大的壓力的人,並不認為壓力是有害,則他們的死亡風險反而是最低的,而且比那些只承受了一點點壓力的人還低。

 這個研究充份反應出心念重要性:更回應佛家所說的一句話:【萬法由心造】 


 研究統計八年間追蹤的死亡人數,共有18萬2千美國人死於非命,死因非壓力,而是他們相信壓力對身體有害。 這樣算起來每年超過2萬人因此死亡。這樣一來,相信壓力有害身體健康,竟成了美國前15大死亡原因,比凶殺案還多! 

通常在壓力下,我們的心跳速度會加快,呼吸變得急促,開始冒汗,然後,我們會告訴自己不要緊張....  但如果我們能把這個徵兆看作是身體充滿能量,要幫助我們度過挑戰呢? 

方法二:刺激 催產素(oxytocin)賀爾蒙的分泌!

當你與人擁抱時會釋放出來,暱稱【抱抱賀爾蒙】,它會讓你渴望與人有肢體接觸,增強同理心,甚至讓你更願意去幫助你關心的人。而且,催產素是一種隨壓力而生的賀爾蒙,當身體抗壓機制啓動時,你的就會分泌催產素,促使你去尋求幫助,讓你待在關心你的人身邊。更誇張的是,催產素具有純天然的消炎功用,並讓血管在壓力下保持放鬆。

這個研究充份呼應我之前所貼的文章和研究
大家可以參考

擁抱 : 一個強而有力的關懷 2010年8月31日

另類療法外一章:施予,給予2011年12月5日

我最喜歡的一個地方2011年7月29日

 MS 的另類療法:接吻2009年2月11日

我們在生命當中一定多少會面臨主要壓力事件,例如財務困難或家庭風暴,都會讓死亡率上升30%。但是,那些花時間去關心別人的人,壓力對他們的死亡率完全不具任何影響。關心和幫助別人會讓我們從壓力中得到紓解 

這個研究充份呼應了許多句金玉良言:【助人為快樂之本,而快樂的心乃是良藥,施比受更有福。】


總結:
東方人說一命二運三風水,但科學家和數據卻告訴我們,命運不如你的人生的態度重要,而我們的心念和態度決定我們的人生。 

後記:
其實今天看到這樣的研究,有點震驚但也不會太過震驚,畢竟有很多正面和反面的案例在我們的眼前,如何扭轉我們對壓力和挫折的看法和態度才是最困難的地方。也許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得到,但是總提供了一個和壓力當好朋友的方法之一。催產素和腎上腺皮質素這兩個荷爾蒙總是平衡著我們人。(難怪我那麼喜歡抱抱....)


Share/Bookmark

2016年3月6日 星期日

中樞神經發炎的元兇:壓力。


 美國一則報導:
研究指出:壓力大會令人記憶力減退 腦部發炎
http://udn.com/news/story/5/1544652
研究發現,長期承受壓力可能造成記憶力減退,並導致腦部發炎

科學新聞網EurekAlert!報導,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研究人員在老鼠身上做實驗,利用較大的老鼠扮演入侵者,對老鼠製造壓力,研究發現,承受壓力的老鼠會記不得迷宮中的逃生出口。
研究發現,老鼠只有在一再被入侵時,才會出現失憶狀況,若只是承受1次壓力,並不會導致記憶力減退。

俄亥俄州立大學副教授高布(Jonathan Godbout)表示,「長期壓力才會導致這種狀況。承受壓力的老鼠想不起逃生出口,但沒有壓力的時候,牠們記得很清楚。」
研究也發現老鼠的腦部出現變化,免疫系統在外部壓力下,導致腦部發炎。研究顯示,短期記憶障礙與腦部炎症及免疫系統有直接關聯。


研究發現,擺脫壓力後,老鼠在28天內可以恢復記憶,但有長達4星期出現迴避社交等抑鬱症狀。
高布表示,研究結果可能應用於醫治長期承受壓力的患者,例如霸凌受害者、軍人,以及被上司欺壓的員工。
研究結果刊登於「神經科學期刊」(Journal of Neuroscience)。

對照之前我在2015年的多篇文章指出

研究人員找到大腦(中樞神經系統) 和免疫系統之間的關聯性了

一個全面性的疾病:MS多發性硬化症 (歸零Reset的人生)

 TED 醫學:睡眠對大腦有多重要-->靜心也是清除大腦廢物的另一種方式

都說明了 壓力和中樞神經的影響極其深遠,有時候如何釋放壓力,如何轉化壓力才是需要正視的。壓力如影隨形。
看看病友們發病的時間點,要嘛就是面臨升學考試,要不就是人生重大變故,要不就是家庭的一些事情,又或者是禍不單行,接踵而來。這些不都是因為承受著自己無法負荷的壓力而讓神經發炎的嗎?


附上原文:
http://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16-03/osu-lse022916.php

Public Release: 

Long-term stress erodes memory

Study in mice places blame on immune system
Ohio State University

Sustained stress erodes memory, and the immune system plays a key role in the cognitive impairment, according to a new study from researchers at 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The work in mice could one day lead to treatment for repeated, long-term mental assault such as that sustained by bullying victims, soldiers and those who report to beastly bosses, the researchers say.
"This is chronic stress. It's not just the stress of giving a talk or meeting someone new," said lead researcher Jonathan Godbout, associate professor of neuroscience at Ohio State.
This is the first study of its kind to establish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hort-term memory and prolonged stress. In the case of the mice, that meant repeat visits from a larger, nasty intruder mouse.
Mice that were repeatedly exposed to the aggressive intruder had a hard time recalling where the escape hole was in a maze they'd mastered prior to the stressful period.
"The stressed mice didn't recall it. The mice that weren't stressed, they really remembered it," Godbout said.
They also had measurable changes in their brains, including evidence of inflammation brought on by the immune system's response to the outside pressure. This was associated with the presence of immune cells, called macrophages, in the brain of the stressed mice.
The research team was able to pin the short-term memory loss on the inflammation, and on the immune system.
Their work, which appears in 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builds on previous research substantiating the connections between chronic stress and lasting anxiety.
The impact on memory and confirmation that the brain inflammation is caused by the immune system are important new discoveries, Godbout said.
"It's possible we could identify targets that we can treat pharmacologically or behaviorally," he said.
It could be that there are ways to interrupt the inflammation, said John Sheridan, who worked on the study and is associate director of Ohio State's Institute for Behavioral Medicine Research.
The mice used in the study are exposed to repeated social defeat - basically dominance by an alpha mouse - that aims to mimic chronic psychosocial stress experienced by humans.
Researchers at Ohio State seek to uncover the secrets behind stress and cognitive and mood problems with a long-range goal of finding ways to help those who are anxious, depressed and suffer from lasting problems, including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This new research focused on the hippocampus, a hub of memory and emotional response.
The researchers found that the stressed mice had trouble with spatial memory that resolved within 28 days. They found that the mice displayed social avoidance, which measures depressive-like behavior, that continued after four weeks of monitoring.
And they were able to measure deficits in the development of new neurons 10 days and 28 days after the prolonged stress ended.
When they gave the mice a chemical that inhibited inflammation, neither the brain-cell problem nor the depressive symptoms went away. But the memory loss and inflammatory macrophages did disappear.
And that led them to conclude that the post-stress memory trouble is directly linked to inflammation - and the immune system - rather than to other damage to the brain. That type of information can pave the way for immune-based treatments, Godbout said.
"Stress releases immune cells from the bone marrow and those cells can traffic to brain areas associated with neuronal activation in response to stress," Sheridan said. "They're being called to the brain, to the center of memory."
###
The researchers' work was supported by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ging and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Dental and Craniofacial Research.
Other Ohio State researchers who worked on the study were Daniel McKim, Anzela Niraula, Andrew Tarr and Eric Wohleb.
CONTACTS: Jonathan Godbout, 614-293-3456; Jonathan.Godbout@osumc.edu John Sheridan, 614-293-3571; John.Sheridan@osumc.edu
Written by: Misti Crane, 614-292-5220; Crane.11@osu.edu

Share/Bookmark